温州概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温州宣传 -> 党风廉政 -> 他山之石  -> 正文他山之石

不断丰富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体系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31日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体系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指导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的重要理论成果,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理论体系探索于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开创于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丰富和深化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和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丰硕的实践和理论成果,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体系。

  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的形成和深化

  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在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形成的毛泽东反腐败思想,为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体系奠定了理论基础。毛泽东反腐败思想,是我们党在领导人民夺取政权、建设政权、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斗争中逐步形成的。它继承了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关于廉政建设的思想,吸收了中华民族传统廉政文化的精华,包含对历代王朝兴亡更替历史的深刻借鉴,对我们党艰苦卓绝奋斗历程的深刻总结,对实现民族复兴、长治久安的深刻忧思。它内涵丰富,影响深远。毛泽东反腐败思想包含许多至今仍行之有效的反腐败思想和原则、政策和策略、做法和举措,为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体系做了理论准备。

  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形成的邓小平反腐败理论,开创了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如何在长期执政条件下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廉洁政治?如何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条件下开辟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反腐败道路?这些是党中央在改革开放初期迫切需要回答的重大问题。邓小平同志以巨大的政治勇气提出改革开放,果断地把全党工作重心由阶级斗争为纲转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提出“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深刻回答了新时期反腐败的重大方针、重要原则以及政策、措施,在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同时,创造性地提出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邓小平同志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视角,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回答了长期执政条件下如何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的基本问题,创造性地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理论,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成为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实践中取得的理论成果,丰富了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世界局势风云变幻,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一些执政多年的共产党失去执政地位。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初期,消极腐败现象的滋生蔓延,严重损害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面对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党中央深刻把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条件下反腐败的特点和规律,提出一系列开展反腐败斗争的新思想新思路新举措。在创立“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过程中,深刻阐述我国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条件下反腐败斗争应坚持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工作部署,丰富了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对发展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体系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

  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实践中取得的理论成果,深化了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党的十六大以来,我国进入改革发展新阶段,经济社会发生深刻变化,党中央坚定不移地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继续推向前进,在形成和贯彻科学发展观的过程中提出一系列关于反腐败的新思想新观点新部署。这些都体现了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和先进性建设的时代要求,深化了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是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的最新成果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和部署,提出许多新思想新部署新要求,形成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的最新成果。

  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提到新高度,从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从跳出“历史周期律”、从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高度,深刻认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极端重要性,作出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的科学判断,把保持高压态势,遏制腐败蔓延势头;持之以恒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坚决防止“四风”反弹,明确为重要任务和工作目标。号召全党以猛药去苛、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新一届党中央在坚决惩治腐败的同时,在反腐败理论上取得新成果新进展,初步概括为以下方面:

  深化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果断提出“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抓党建”,强调在新形势下从严治党的八项要求,纠正片面重发展、忽视党建及治党不严、执纪宽软问题;加强党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统一领导,提出党风廉政建设中党委的主体责任和纪委的监督责任,要求从中央政治局抓起,充分发挥党组织的领导核心作用,做党风廉政建设的领导者、执行者、推动者;在纪律上还要进一步严起来,全面加强党的纪律建设。

  加强党的作风建设。深刻认识不正之风是滋生腐败的温床,加强党的作风建设是反腐败的治本之策。中央提出八项规定,坚决反对“四风”,以最严格的标准、最严厉的举措治理作风问题,转变过去作风建设反复抓、又抓不到位的局面,探索出一条以上率下、执纪必严、由浅入深、驰而不息地解决“沉疴顽疾”的有效途径,使作风建设落地生根、成为新常态。

  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老虎”、“苍蝇”一起打,揭露和查处一批影响恶劣的重大案件,表明我们党对腐败零容忍的鲜明态度。在惩治腐败问题上,不管是谁、不管地位多高、权力多大,只要触犯国家法律和党的纪律,就要一查到底、决不手软。执行党的纪律不能有任何含糊,不能让党纪党规成为纸老虎、稻草人,使纪律真正成为带电的高压线。巡视工作要善于发现问题,发挥巡视的震慑作用、遏制作用和治本作用。抓好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切断腐败分子的后路。

  依法治国、依规治党。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然要求我们党依法执政、依规管党治党建设党。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想问题、作决策、办事情。加强反腐败国家立法,注重党内法规同国家法律的有机衔接,不断完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相关党规党纪和法律法规。坚持党纪国法面前没有例外,让法律制度刚性运行。

  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继续全面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尽快形成内容科学、程序严密、配套完备、有效管用的反腐败制度体系。强化党员干部教育和管理,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深化腐败问题多发领域和环节的改革,使各项改革举措要体现惩治和预防腐败要求,最大限度减少体制障碍和制度漏洞,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机制。

  强化纪委监督权的相对独立性和权威性。解决纪委监督难、办案难等问题,增强权力制约和监督效果,推动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双重领导体制具体化、程序化、制度化。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领导,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在向同级党委报告的同时必须向上级纪委报告。各级纪委书记、副书记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这既坚持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领导,坚持党管干部原则,又保证纪委监督权的行使。

  借鉴古今中外反腐败的有益做法。坚持发扬我们党在党风廉政建设长期实践中积累的成功经验,积极借鉴世界各国反腐败的有益做法,积极借鉴我国历史上反腐败的宝贵遗产。在全社会培育清正廉洁的价值理念,形成有利于党风廉政建设的广泛群众基础和良好社会氛围,使清风正气广为弘扬。

  监督者更要接受监督。打铁还需自身硬。从组织创新和制度建设上加强和完善内部监督机制,探索解决好“灯下黑”问题,打造一支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干部队伍。

  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以胸怀全局的政治智慧、高瞻远瞩的战略视野,狠抓作风建设、狠抓惩治腐败、狠抓纪律建设,不断增强党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将中国特色反腐败理论建设提高到一个新阶段。(孙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