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温州宣传  ->  社会宣传  ->  典型人物  -> 正文典型人物

以老帮老的“金花”志愿服务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4日 来源:温州日报

  上周六,正值元宵佳节,清晨时分,市区复兴大厦12幢1楼传出了“叮叮当当”的忙碌声,一群身着红马甲的特殊志愿者正热火朝天地煮汤圆、做麻糍,忙得不亦乐乎。说他们特殊,因为这群志愿者已过花甲之年,平均年龄在60岁以上,更因为他们不仅出力,还自己捐钱,用火热的爱心自发开展为高龄老人服务活动。吃饭、聊天、换灯泡、修卫生间……只要这些老人有需要,他们就会出现。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金花义工队。

  孤寡、空巢老人说——

  他们是我最亲的“亲人”

  一大桶热粥,一大篮馒头,一个装菜的大铁箱,将它们全部装上电动车后,“金花”们开启了他们每天的爱心早餐之路,从复兴大厦出发、经过皮坊巷、白塔巷、天窗巷、应道观巷……他们走街串巷,将一碗碗热粥和一盘盘热菜送到松台街道庆年坊社区的22户孤寡、空巢、残疾老人手中。

  林阿婆家住白塔巷,今年81岁,她的两个子女先后定居国外,老伴又在几年前过世,剩下她独自一人在国内生活。上周六,金花义工队的会长刘华明特地煮了汤圆送到林阿婆家中,“阿婆,今天元宵,我们给你送汤圆来啦。”“谢谢,谢谢!”林阿婆接过汤圆,满脸笑容。

  “现在年龄大了,腿脚不方便,烧饭比较吃力,多亏他们热心帮忙!”说到金花义工队志愿者,林阿婆满心感激:“他们不仅每天给我送吃的,还帮忙料理家务、买药,他们现在可是我在国内最亲的人啦!”

  都说远亲不如近邻,“金花”不仅给予邻里老人物质上的帮助,还隔三差五地陪老人们聊天,了解他们的需求,急他们所急,为他们排忧解难。

  去年中秋节晚上6点多,刘华明接到了一个求助电话:“刘会长,老头子不行了,能麻烦你来一趟医院吗?”电话里传出邻居黄时豹老伴的抽泣声。刘华明顾不上正在吃的团圆饭,放下筷子立马打车出门。到达医院已近晚上7时,病床上的黄时豹面容憔悴,用仅有的力气招呼刘华明过去,说:“老伴胆小,孩子又在外地,我走后,身后事就托你安排了!”刘华明紧紧握着黄时豹的手,眼角沁出泪水:“放心吧!一定帮你办妥。”黄时豹过世后,刘华明全心全意帮忙料理他的后事,事无巨细都亲自协调操办。

  街坊邻居纷纷竖大拇指——

  有“金花”在,总是很安心

  在“金花”的爱心聚集地,贴着一张每周的安排表:周一、三、五测血糖、量血压;周二、四、六缝纫修补、理发、修剪指甲……丰富的“老年服务项目”排得满满当当。在庆年坊社区,只要说起“金花”的事儿,邻里们个个竖起大拇指点赞。“他们特别热心肠,对小区的老人特别照顾,大家都很感动。”

  施女士的母亲林娇弟是“金花”服务的22名孤寡、空巢老人之一。十几年前,施女士背井离乡远赴希腊谋生,留下母亲在温州单独生活。“以前每次和母亲通电话,她都希望我快点回国。但自从2013年底开始,母亲都很高兴地告诉我,金花又给她送了什么菜,给她带了什么水果,还帮她打扫房间。”这样的邻里情,让施女士很贴心,“每当我担心母亲时,只要想到有‘金花’在就会很安心。”施女士说,回国后,她也准备加入金花义工队,为邻里贡献一份力量。

  “金花实实在在地为街坊们服务,实在太难得了。”看着“金花”一路走来,松台街道为老志愿者协会会长孙晓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这么一群热心的老年人全心倾力做公益,不图回报!特别是他们自己出钱出力,每天5点起床熬粥烧菜,还将饭送到孤寡、空巢老人家中,从没间断过,看得我也很感动。希望更多爱心人士能为他们助力,让他们的公益之路走得更远。”

  出钱出力,“金花”们说——

  只要力所能及,会一直做下去

  一碗热粥,22户孤寡、空巢、残疾老人,风雨不断送了4年。记者了解到,“金花”们服务社区高龄老人,是不收取一分钱的公益行动。刘华明粗略统计了一下,仅去年一年,加上水电燃气等费用,总支出大约在10万元,这还是在有热心部门免费提供场地的情况下。金花义工队的经费从哪里来?刘华明说,除了接收少部分社会捐助外,都“金花”们自己掏的钱。

  “退休后我一直担任庆年坊社区老年协会二分会的会长,其间,发现很多老人在活动中心待到关门都不愿回家,一问才知家里没人,回去太孤单。”说起成立金花义工队的初衷,66岁的刘华明很感慨,“反正退休没事,身体也还行,何不帮忙照顾他们?”带着这份朴实的愿景,2013年12月,他发起成立了这支低龄老人志愿服务高龄、空巢老人的志愿者团队。不到4年的时间,金花义工队的志愿者人数由最初的4名,发展到如今的80名,并一直热情满满地为社区高龄老人服务着。

  吕筱敏是2013年搬进复兴大厦的住户,她通过参与社区活动,了解到小区里的一些高龄老人,因子女工作繁忙,无暇照顾,很是心疼。当得知小区有个公益组织一直义务帮助高龄老人们,她主动请缨。“能帮助高龄老人,让我的生活过得更充实,只要还有气力,我会一直干下去。”

  刘华明说:“老人们自己最懂彼此的需要,我们的服务既缓解了高龄老人家中无子女照顾的困境,也发挥了低龄老人的余热,传递着浓浓的邻里友情,我们希望这种方式能为老人带来一种新的积极的生活方式。”庄越